<td id="53kjh"></td>
    1. 采編熱線:0913—3362222

      投稿郵箱:wnw0913@163.com

      首頁 > 人文書畫 > 攝影書畫 > 正文

      著名中青年書法家田永昭:飄灑遒勁揚國粹 形美質美韻更美

      核心提示: 他的楷書作品先后參加了中國書法最高權威機構---中國書協舉辦的全國大型書法展覽或比賽20多場次,均入展或獲獎;我真誠祝愿中青年才俊田永昭在今后的書法藝術追求中更上一層樓;

      飄灑遒勁揚國粹 形美質美韻更美

      ——記著名中青年書法家田永昭

      文/陳鵬 攝影/張長久 王長江

      著名中青年書法家田永昭

      乙未年仲夏的一天,晴空萬里,艷陽高照。多位西安知名書法家朋友應約參加渭南師范學院美術設計學院“迎七一•同心共筑中國夢”書畫家筆會。群賢云集,高手林立,古長安書畫風格與秦東大秦嶺派藝術爭奇斗艷,令人目不睱接,留戀忘返。

      筆者自幼喜愛中華傳統書畫藝術,“耳順”之年從崗位上退了下來。一次偶然的機會與媒體結緣,從紙媒到網媒,從省媒到央媒,一干就是十年。十年媒體人生涯,有幸結識了一批在書畫藝術界磨礪了四五十年的名流。凡大型筆會活動,逢邀必至,何況“迎七一”這個特殊的節點和“中國夢”這樣重大的主題。隨與摯友張統宣教授結伴而行,分享這特殊的文化大餐,徜徉在書畫藝術的海洋里。

      “田永昭的字不錯,能有一幅就好了!”張教授隨口一句,筆者聞之,愕然了良久……

      張教授時任渭南師范學院《校報》總編、《學報》副總編,兼該院書法協會秘書長。他不但文筆出眾,在書法領域也頗有造詣,對書法作品的鑒賞,從不人云亦云,隨波逐流。四十多歲的田永昭在老將林立的中國書畫藝壇還算晚輩,何況他今天并沒有到場,但仍令同行念念不忘,足見其書法藝術影響之大。作為媒體人和書畫藝術愛好者,一股探索中青年才俊田永昭成才之路的沖動便油然而生。

      作者陳鵬采訪著名中青年書法家田永昭(左)

      受家風熏陶與書法結緣

      田永昭,男,1971年4月出生于陜西渭南一個恪守中國傳統文化的知識分子家庭,姊妹五人,他排行老五。自幼就喜歡寫寫畫畫,深受其父田東陽先生的喜愛。在他還是懵懂的孩提時代,父親便以學寫毛筆字,為他們姐弟啟蒙。以詩圣---唐代大詩人杜甫《春夜喜雨》中千古傳唱的詩句“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來形容田東陽先生教子育人毫不為過。在家庭的熏陶下,田永昭與書法結緣。

      那時候,其父在縣城工作,薪資微薄。田永昭姐妹兄弟五人隨母親生活在農村,家庭經濟拮據。其父恪守中國傳統文化,深知毛筆字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一筆好字是人的門面,加之練毛筆字投資少,又是其父田東陽先生的擅長,自然就成了他們姊妹五人啟蒙課的最佳選擇。

      逢年過節,其父總是為村民義務寫對聯,他們姐妹兄弟搶著為父親倒墨,壓紙,聽大人們說些過節寫對聯方面的故事。耳濡目染,受益匪淺。每每看著鄉鄰們手捧散發著墨香的對聯滿意離去時,他們也分享著父親的一份喜悅和欣慰。

      至于自家的對聯,其父則鼓勵他們姊妹幾人書寫。寫的最好的貼在大門上,依次為二門、廚房門和后門等,從不同的角度教育激勵他們學習書法,繼承中華傳統文化。

      小學四年級時,田永昭隨父親轉到縣城上學。從此,在父親的嚴格要求下,不論功課多忙、多累,寫毛筆字是他每天的必修課,兩張柳體楷書雷打不動。

      田永昭曾這樣回憶:“父親是我習字的啟蒙老師,也是我的終身導師。他從來都是細致入微,耐心指導我……凡是他推薦給我的書目、書法理論文章等,他自己先要反復閱讀,勾出重點章節和話語……直至他去世前,我所有重要的參展、比賽的書法作品,第一個觀眾必然是他。他會仔細地看,慢慢地審,有無遺字掉句,有無錯別字,然后再給我逐一指出寫的不好的字,進行糾正。他盡量教會我如何去認識書法上一些美的東西……有父親從小對我手把手的悉心培養,有他老人家對我的言傳身教,有他豐滿的人格魅力及精神力量的支撐,我會勇敢地面對現實,永遠踏實作人,認真寫字,走好自己喜愛的書法之路”![(摘自子孫們為已故田東陽先生三年祭編著出版的《遠去的背影》一書•《父親教我寫毛筆字》田永昭一文]

      可以說,田永昭深厚的書法功底,從一開始就深深地根植于一個恪守中國傳統文化家庭的沃土之中。

      汝欲學書法功夫在書外

      田永昭為人樸實、謙和,行亊干練,低調。筆者曾多次電話聯系預約。也許是“盛情難卻”的緣故吧,一天傍晚,我如約來到了他父母的家。這是一間不到百平方米的老式單元房,其父過世后,田永昭為照顧八旬老母的生活,消解老人的寂寞,他和妻子搬回來住。

      “百善孝為先”,田永昭夫婦以實際行動踐行著中華傳統的孝道文化,與室內四壁裝裱精美、錯落有致、非常經典的書畫藝術交相輝映,熠熠生輝。筆者一踏進門廳,便置身于這子孝媳賢、高堂容光煥發、全家其樂融融的中華傳統文化的氛圍之中。

      寒暄過后,才知田永昭剛從市政協扶貧包村點渭南西塬上回來。他顧不上休息,便風塵仆仆地將我引進了父親生前的書房,現在是他寫字的工作室。望著他那親和并略帶疲倦的面容,我終于理解了他對采訪一拖再拖的緣由。為了少占用他夜間休息和練字的時間,我單刀直入,直截了當地說明了來意:

      “你研習書法這么多年,對習書者如何深厚自己的書法藝術功底有何感悟?”

      “古人云:‘書者心畫也’。故欲精其書,必先修其品格,闊其心胸,厚其文化素養,在此基礎上勤學苦練,方望有所建樹。若舍其前者而一味講求練筆用墨,書作必然徒具形式而缺靈魂,使書法蛻變為書技,掉入形式主義的泥潭。宋代大詩人陸游教子有一詩句‘汝果欲學詩,功夫在詩外’就是這個道理”。田永昭開門見山,言簡意賅,高屋建瓴,入木三分,一語道破了當今書法界的弊端,也是對自己三十余年來習書之旅心得的高度概括,令人耳目一新。

      田永昭遞過家人送來的熱茶,沉思片刻,接著說:“關于這一點,還得從我父親說起。他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新中國培養的、并恪守中國傳統文化的知識分子。即使在極不重視文化知識學習的‘文革’時期,他親自動手給我們幾個孩子選編并手抄了《古代詩詞選》《古代散文選》《文言文五十篇》《現代優秀散文選》《對聯100幅》等,又從各種報紙雜志上剪貼匯集了幾十本百科知識,供我們姐弟學習。雖然當時我對這些詩詞、散文理解地很膚淺,但卻將這厚厚的幾大本手抄書背得滾瓜爛熟。正是這些中華經典的詩詞和范文墊了底,才使自己終身受益,有機會接觸和學習中國傳統文化,并在幾十年的書法藝術生涯中,透過時空與我國古代的大詩人、大詞人、大文學家及大書法家進行心靈的溝通,達到修品格、闊心胸、厚文化素養的目的。”田永昭一邊侃侃而談,一邊從柜子深處拿出了一大包壓箱底的手抄本(見圖三)。

      望著這一大包壓箱底的四十多年前的手抄本,我眼前一亮,脫口而出:

      “太珍貴了……太珍貴了!”

      為深入研究田永昭書法藝術成材之路,經主人同意,我隨即將這一大包壓箱底的手抄本帶了回來,并逐本逐頁仔細地進行了翻閱。翻著,翻著,這些泛黃的手抄本,不至一次地將我帶回到了那個“讀書無用論”和“知識越多越反動”的令人心痛的年代……

      因為筆者和田東陽先生都是那個年代的過來人,自然能掂量出這些手抄本的份量;自然會對手抄本作者當年的良苦用心感同身受。

      這哪里是采訪?這分明是一場別開生面的再學習,再受教育,再回味人生……面對著這位和自己兒子同齡的后生,一股欽佩之情油然而生。這時,我才真正領悟到“后生可畏”(《論語•子罕》)這句古語的真諦。

      已故田東陽先生40多年前為子女選編并抄寫的《古代詩詞選》

      《古代散文選》《文言文五十篇》《現代優秀散文選》等部分手抄本

      名師指點才藝綻放 廣結良友博采眾長

      田永昭上初中時,在其父單位一位郭叔叔的熱心引薦下,認識了當時在渭南書法界很有影響的馬樹友老先生,并入門拜師學藝。這是他學習書法的一個重要轉折點和里程碑。在馬老的指導和熏陶下,他由柳體楷書轉為研習顏體楷書。幾年間,收獲很大,進步也很快,作品多次刊登在《渭河》、《陜西教育》、《中學生文史》等報刊(見圖四),使他大受鼓舞和激勵,決心在書法領域能有所造詣。

      田永昭中學時書法作品多次被《渭河》、《陜西教育》、《中學生文史》等報刊刊登。

      為了進一步從理論和實踐的結合上提高自己,十九歲那年,他參加了西安書法函授學院三年書法函授學習。系統學習了《中國書法史》,《詩詞欣賞》,《篆刻基礎》等課程。同時,又不斷涉獵了魏碑、隸書、行草等字帖,逐步加深了對書法藝術的理解,擴大了他的愛好和書寫范圍。系統的書法理論學習使他的書法實踐獲得了新的飛躍,也有了新的藝術追求。

      函授畢業后,田永昭和幾個書法界的朋友商量,一起拜陜西省十大杰出書法家、陜西德藝雙馨藝術家史星文先生為師。史星文先生的書法、散文創作觀和藝術狀態都對他產生了深厚的影響。后來,田永昭與知名書法家“華山三友”中的吳振鋒和遆高亮先生的接觸也多了起來,從他們的言談、教導中深受啟發和激勵,獲益匪淺。

      三十多年來,田永昭先后供職于渭南市委宣傳部、渭南市文明辦、渭南市政協等部門,曾多次獲“優秀黨務工作者”、“優秀共產黨員”、“先進工作者”等榮譽稱號。由于他科學處理本職工作與學習中華傳統文化的辨證關系,取得了工作、學習雙豐收。

      在書法藝術領域,田永昭象一團熾熱的火。三十多年來,他忍耐著常人難以忍受的枯燥與寂寞,廢寢忘食,堅持自費學習,堅持業余修煉,一路披荊斬棘,矢志無改,耕耘不輟。十七歲在秦東書法界嶄露頭角,被渭南市書法家協會吸收為會員。不久,又享譽“三秦”,邁入了陜西省書法家協會的大門。三十二歲就跨進了中國書法家最高藝術殿堂,被中國書法家協會吸收為會員。

      由于其在書法藝術方面的成就,曾先后被相關組織任命或聘請為陜西省青年書協常務理事兼楷書委員會副主任,渭南市書協副主席,渭南市書畫藝術院副院長,渭南師范學院美術設計學院兼職教授,渭南市政協書畫室主任等職。在搞好本職工作的基礎上,為繼承和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盡自己的綿薄之力。

      田永昭的書法作品,功底扎實,特別在楷書方面獨樹一幟。先后百余次參加了中、省、市書展,其中入展中國書法最高權威機構---中國書協舉辦的全國大型書法展覽或比賽二十多場次,并屢獲國家級大獎。

      2002年,在時任渭南市書協主席丁文德先生的賞識鼓勵之下,田永昭勇敢地走進了中國書法家協會的藝術殿堂。他的書法作品入選中國書協在天津舉辦的“首屆中國書法藝術節”,同時入展“全國第三屆正書大展”和“第四屆全國楹聯書法大展”,成為陜西唯一“桂枝雙斫”的入展者。同年,又入展中國書協和中國美協等單位在北京舉辦的“首屆中國職工藝術節‘城建杯’全國書法美術作品展”,并榮獲書法金獎。

      這是他書法藝術之旅的又一個轉折點和里程碑,他非常高興和激動,并親自去天津參觀了展覽。天津之行,使他大

      開了眼界。因為這畢竟是他第一次入選全國展覽,并得到了全國書法界專家的認可。從此,他一發而不可收。

      2003年,其書法作品入選中國書協在西安舉辦的“第八屆全國書法篆刻作品展”,被評為“全國提名獎”,這也是中國書協首次組織獲獎作者統一參加現場考試,公平公正評選出的獎項,這次展覽,再一次激勵了他攀登書法高峰的決心和信心。

      2004年,他的作品入展中國書協在鄭州舉辦的“首屆青年書法篆刻作品展”。

      2005年、2006年,他的作品先后入展中國書協在廈門舉辦的“全國第四屆正書大展”、中國書協和中央電視臺舉辦的“第二屆杏花村汾酒集團杯全國電視書法大賽”、西安和韓國共同舉辦的“韓•中書藝文化交流展”、中國書協在榆林舉辦的“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全國書法大賽”。

      2006年11月,作品又入展中國書協和中國美協等舉辦的“慶祝記者節首屆全國新聞界書畫作品展”,榮獲一等獎,是陜西省參展作品唯一獲獎者。

      2007年至2009年,他的作品入展中國書協在內蒙古舉辦的“全國第九屆書法篆刻作品展”、中國書協在北京舉辦的“紀念改革開放30周年•啟動當代名家系統工程全國千人千作書法大展”和中國書協等在山西舉辦的“中國永樂宮第二屆國際書畫藝術節”,并獲“入展獎”。

      由于他在書法藝術領域的突出成績,2010年6月,田永昭被渭南市委、市政府評為有突出貢獻的專業技術拔尖人才,時年三十九周歲。

      常懷敬畏之心學經典 推陳出新落筆如有神

      楷書又稱“真書”、“正書”,兼采隸書、行書、草書之長,最大限度的實現了“簡”、“明”、“美”的統一??瑫某霈F,標志著漢字作為方塊字的最終定型。是現代漢字的標準字體,居“真、草、隸、篆”四體之首。

      千百年來楷書一直是中國官方所采用的正式字體,也成為書法愛好者學習各種書體的基礎,田永昭當然也不能例外。小時候,他就是從楷書練起的,幾十年如一日,一直沒有停頓?;仡櫵嗄甑膶W書歷程,在楷書研習方面,可以說經歷了一個由不自覺到自覺的認識過程。當他按照自己的稟性,選擇自己的路子,把楷書作為發展方向后,在書法研習方面,他獨具匠心,在繼承與創新中艱苦探索,不斷升華。

      第一,追本溯源,從源頭上學起??瑫鴰p峰于唐,田永昭攻研楷書的關鍵戰役當是最初研習柳公權、顏真卿、歐陽詢等唐代大家。他明白,中國的書法,包括楷書,有如文學史上的唐詩,在唐代進入了繁榮發展的鼎盛時期,所以必須狠下苦功,反復臨摹,打好基礎,力求漸臻佳境??瑫a生于漢末,盛于魏晉,楷書的開創和確立之功,應首推曹魏重臣鐘繇,他是楷書的鼻祖。于是田永昭上追魏晉,對鐘繇的一些楷書代表作反復捉摸、臨習,繼而又學習魏碑書體和“書圣”王羲之及“小圣”王獻之的楷書。歷經數年,反復臨摹,很是下了一番苦功夫。

      第二,廣泛涉獵,突出重點。田永昭把柳公權的楷書代表作《神策軍碑》、《玄秘塔碑》和《金剛經》、《靈飛經》等的各種版本,加以搜集、鉆研、臨習;繼之將顏真卿的楷書代表作《多寶塔感應碑》、《東方朔畫贊碑》、《大唐中興頌》、《麻姑仙壇記》、《顏勤禮碑》、《元結墓志》、《李玄靖碑》、《自書告身帖》和《顏家廟碑》等的各種版本,加以搜集、鉆研、臨習;再繼之又將歐陽詢的楷書代表作《九成宮醴泉銘》、《化度寺碑》、《皇甫誕碑》、《虞恭公碑》等的各種版本,加以搜集、鉆研、臨習。唐之書法博大精深,精英人物眾多,一個人的精力總是有限,不可能一一都學。田永昭在廣泛涉獵的基礎上,突出重點,緊緊抓住柳、顏、歐這三個代表人物,不僅繼承了鐘繇、“二王”和魏碑的傳統,而且有了自己新的領悟。

      第三,精誠所止,金石為開。田永昭敬畏經典之美,虔誠向先賢學習,如此又歷經數年,終于初步摸清了柳、顏、歐三人楷書的運筆規律和藝術特點。他認為,歐之楷書,運筆剛勁挺拔,筆畫方潤整齊,結構開朗爽健,法度森嚴,自是大家;顏之楷書,筆勢開張,寬舒圓滿,深厚剛健,方正莊肅,自是中國書壇又一座豐碑;柳之楷書,其字棱角分明,方折峻麗,尤以骨力勁健為特點,有“顏筋柳骨”之稱。他對楷書藝術的認識和技藝再一次得到升華,受益匪淺。

      第四,學無止境,廣獵歷代大家之精要。田永昭將歐、顏、柳三家的楷書精髓基本摸清之后,對唐代之李邕、虞世南、褚遂良;宋之蘇軾、蔡襄,元之趙孟頫;明之祝允明、文征明;清之傅山、趙之謙;以至民國之于右任、李叔同、沈尹默等歷代大家的楷書精要亦作了相應的揣摩、研習和總結。其對楷書經典涉獵之廣、功課用心之專、習筆耗時之多、研習體會之深,實屬罕見。

      三十多年磨一劍,落筆著墨如有神。田永昭在楷書上經過不斷的學習、摸索、探究和臨摹之后,對我國歷代楷書作品的創作規律、傳統特點和精神主旨,有了相當的熟悉和把握;在不斷認真繼承的基礎上漸入佳境,藝術靈感似涌泉一樣“井噴”,獨具一格的作品便一件接一件的“瓜熟蒂落”,碩果累累。

      他的楷書作品先后參加了中國書法最高權威機構---中國書協舉辦的全國大型書法展覽或比賽20多場次,均入展或獲獎;作品及相關文章先后被《中國書法》、《書法》、《書法報》、《書法導報》、《中國書法家論壇》、《陜西日報》、《華商報》等報刊及有關專業網站刊登或報導;作品也先后被中央政法委員會、中央電視臺、中國華僑歷史博物館、中國志愿服務基金會、韓國藝術中心、陜西省圖書館、蒼頡廟文管所等機構收藏,被榆林“黃河古道”碑林、西岳廟文管所、少華山風景區等刊石(見下圖)。

        

      被收藏或刊石的部分作品

      回顧田永昭三十多年來的書法實踐,他走過了一個從感性認識而能動地發展到理性認識,又從理性認識而能動地指導書法實踐的艱辛歷程。他忠實地堅持,并踐行了辯證唯物論的知行統一觀,在浩瀚的書法藝術海洋里,“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這種循環往復以至無窮,而實踐和認識之每一循環的內容,都比較地進到了高一級的程度”(毛澤東•《實踐論》),終于在書法天地,特別是楷書領域獨樹一幟。

      他的楷書極具功力,既有“歐勢”、“顏筋”、“柳骨”之韻,漢隸魏碑端莊內斂之神,又有“二王”飄灑遒勁之氣,落筆著墨,起收轉折,急快徐慢,頗具神韻;疏密濃淡,大小向背,長短高下,皆具匠心,給人以形美、質美、韻也美之感。

      形美質美韻更美 未曾賞畢心已醉

      滴水可以見太陽,幅字可窺其藝術全貌。上面,我們沿著時空的長河,從廣度上對田永昭的藝術成就進行了回顧。下面,再試圖通過對其部分作品的點評,從深度上對田永昭楷書書法藝術成就進行賞析。有了廣度和深度上的認識,田永昭藝術成就與風格的立體形象便呼之欲出。

      賞析一:田永昭書寫的老子《道德經》

      通古今,風韻獨具。點畫細挺,結體勁俏,剛健險美,有歐

      陽詢楷書之氣勢;字勢端莊,渾厚寬綽,筆力雄健,有顏真卿楷書之風骨;用筆古樸有力,點畫莊重有神,其風骨、氣勢對歐陽詢、顏真卿有所繼承,甚至對歐、顏之后的祝允明、文征明、趙之謙亦有吸收,終歸書寫出了自己的書法藝術特色。他用小楷書寫的《道德經》,無一懈筆,無一錯亂,5286

      字,一筆不誤,一筆到頭,大有一氣呵成之勢,足見其書法功力之深厚。

      賞析二:田永昭書寫的自撰《楹聯》:書風典雅清秀之中透著渾樸和雅逸,似乎是自然天成。古人曾有“字如其人”的說法。一個人的思想、個性和胸襟會對自我氣質的養成起很重要的決定作用,而且會影響到一個人藝術的審美和創作方向。楹聯書法在書法創作形式中相對較難,要想寫出神采更是不易。此副對聯書法,形式內容和字法很是講究,碑學的渾樸自然與毛筆的自由書寫達到了整體高度統一,骨氣洞達,爽爽有神。充分體現出田永昭精湛的筆力,形式和內涵都堪稱精品。

      賞析三:田永昭書寫的東晉陶淵明《桃花源記》:清包世臣《藝舟雙楫》有言:“書道妙在性情,能在形質”,田永昭書法藝術的狀態正是性情和形質的完美結合。這幅楷書作品《桃花源記》,整幅作品章法布局完美和諧,恰到好處;字形略小,近乎小楷的意思,鈐印補白靈活生動,耐人尋味;作品取法典雅高古一派的碑學書風,并參以魏晉和明人的書法氣息,字形結體不落俗套,既有古人的氣息,又能自出新意,用筆沉著厚重,起承轉合,渾然天成。觀此幅作品,大有書卷氣撲面入懷之感。

      賞析四:田永昭書寫的行書作品陸游《卜算子•詠梅》:田永昭以魏體楷書見長名世,影響頗大,但是行草和隸書也是很見功力的。這幅行書作品書寫的是陸游《卜算子•詠梅》,從書法作品中我們不難窺見“二王”典雅秀麗一路的書風,字法、筆法、墨法和章法與作品的書寫內容結合的自然完美,給人梅花錚錚鐵骨的力度感,這恰恰是我們書家常追求的“書法神采”,更符合古人講的“書法以神采為上,而性質次之”的書法審美精神。田永昭的這幅行書作品,碑帖結合,穩中求險,書風典雅灑脫,靈動飄逸,將書法藝術純正高尚的文化品味體現的淋漓盡致。

      筆墨當隨時代舞 寄語書壇后來者

      “你的書法作品享有盛譽,楷書藝術獨具風貌,是書法界公認的。您對廣大書法愛好者有什么要說的嗎?”

      “自己從小的時候,就是由楷書練起的,幾十年了,一直沒有停頓。在老師指導之下,基本點畫還是能寫到位的,可以說是拿時間磨練出來的。至于‘獨具風貌’,真不敢當,因為僅就楷書而言,歷代大家流傳下來的書法作品琳瑯滿目,浩如煙海。大字有大字寬博雄強的美,小字有小字娟秀古樸的美,自己的審美取向也只是其中的一種而已。至于給后來者同仁的寄語嘛……”田永昭說著,拿出了2017年9月27日渭南廣播電臺“對話渭南”欄目的采訪稿。按照他本人的意思,特將有關章節原原本本地摘要整理如下:

      第一,要按照自己的稟性,選擇自己的路子。“這些年參加的中、省、市各級展覽,尤其是國家級展覽和比賽,大多是以楷書書寫和展現的,也就是說發揮了自己的長項,所以慢慢的把楷書也就作為自己書法發展的主方向??v觀書法歷史長河,對照古人的學書思想和經驗,按照自己的稟性、筆性,選擇一條適合自己走的書法路子。這就要求深入傳統,從書法源頭尋找學習范本,從傳統的經典碑帖中吸取營養。我相信每一位習書者只要沿著自己的審美取向走下去,不斷挖掘,不斷修正,就會有所斬獲并不斷自我完善。”

      第二,繼承和創新的問題。“書法歷來被認為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是中華文化獨特的藝術瑰寶。‘文如其人,字如其性。’這是古人留下的經典古訓。一個沒有特質和獨立思考的人是難以創作出好的作品來的,這里就有一個在繼承和創新中不斷培養自己的特質和獨立思考的能力問題。其實,古今中外,凡是傳統的文化藝術都有繼承和創新的問題,書法也是如此。道理很簡單,經典的東西,越看越美,然后需要我們去繼承,不斷挖掘,注入新的元素,也就成了創新;這里需要強調的是,在不斷培養自己的特質和獨立思考的能力中有一個‘書者心畫也’的問題,欲精其書,必先修其品格,闊其心胸,厚其文化素養,千萬不能使書作徒具形式而缺少靈魂,掉入形式主義的書技泥潭。”

      第三,對經典之美要有敬畏之心。“要懷著一種敬畏虔誠之心去學習、去欣賞,揣摸前人的用筆、結字、章法和選帖、取法及對傳統的深刻理解等,吸收借鑒前人的長處?,F實中我遇到過不少所謂的書法家,不懂得什么是法度,什么是敬畏,不去從源頭認真學起,而是龍飛鳳舞,一通亂寫,毫無法度可言,只可惜周圍的一些觀眾還在拍手叫好。還有的淺嘗輒止,沒寫幾天字,就以大家自居,恨不能名利都屬于自己,根本就靜不下心來。凡此種種,都是沒有認真的去學習、繼承古人經典的東西,就心急火燎地進入創新了,這樣是永遠寫不好字的。”

      第四,術業要專工,欲速則不達。“在臨摹和創作中要選定書體,循序漸進。切忌東一榔頭,西一斧子,朝三暮四。一定要從字形到字神基本掌握了再換帖,不要急于求成,“欲速則不達”么。要“專工”,打好基礎。臨帖時要對碑帖認真的分析、體會、揣摩,不斷提高鑒別能力和審美水準,一定要力求“精”。對碑帖分析研究得越深入,就提高得越快。”

      第五,不斷培養和提高自己的現代審美意識。“要不斷培養和提高自己的現代審美意識,只有牢牢把握時代特色,才能提高審美意識,這一點要靠每一個習書者自己去‘悟’。清代大畫家石濤有一句名言“筆墨當隨時代”。就是說,人們的審美情趣是隨時代的步伐向前推進的?,F在社會生活節奏比較快,絕大多數人也都是業余寫字,時間有限,所以怎樣能夠提高審美意識,了解和掌握時代特色呢?我也常常在思考這個問題。建議書法愛好者,一是訂閱書法方面的報刊雜志,還可上書法方面的專業網站,多關注全國書法動態,多看專業的理論文章,逐步提高;二是條件許可的情況下,可以走出去,多看一些大展,開闊眼界。沒有條件的可以買一些有檔次的全國性展覽作品集。多看、多分析研究,放眼全國,也就是說站得高、看得就遠;三是要多和書法界的朋友交流,尤其是和比自己水平高的老師、書道朋友多交流,循序漸進,逐步提高??傊痪湓?,要尋找我們時代的書法審美取向,只能到我們當代豐富的社會主流生活和書法實踐活動中去找、去體會、去總結,舍此別無他途。”

      結束語

      “研習書法這些年,您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三十多年來習書的感悟可以用一句話概括,那就是:情系書法路,甘作垂釣者。我自幼受家庭熏陶學習書法,但自己感覺稟賦平常,所以只有用努力和勤奮來彌補。如今,書法已成為我學習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喜歡并深深的陶醉在書法的海洋中。習書的路上雖然艱辛、孤獨、寂寞,但我欣賞這一路走過的美麗風景。前幾年,我為自己的書齋取名釣雪廬,取意于柳宗元的《江雪》一詩。在今后學書的道路上,我愿意繼續耕耘摸索,更愿意在‘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白茫茫的冰天雪地里,守住寂寞,做一個帶著斗篷、披著蓑衣的垂釣者。今后,繼續堅定不移地走好自己喜愛的書法之路,用布道的精神傳播書法的美,用自己的書法藝術回饋社會,爭取在書法藝術的領域為中華傳統文化增磚加瓦,爭光添彩”!

      筆者就以田永昭上述這段感言作為本次采訪的結束語。

      唐•王之渙《登鸛雀樓》詩云:“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全世界無產階級革命導師馬克思說:“在科學上沒有平坦的大道,只有在那崎嶇的小路上不畏艱險,奮勇攀登的人,才有希望達到光輝的頂點。”我真誠祝愿中青年才俊田永昭在今后的書法藝術追求中更上一層樓;衷心企盼具有強烈的時代特征、明顯的時代烙印,反映時代精神的不朽的書法藝術作品源源不斷地問世;衷心企盼一大批立志于學、明道正學、鍥而不舍的田永昭式的中青年才俊不斷涌現。

      時值2018年歲尾,2019年即將來臨之際,僅以此文獻給那些為傳承和發展中華傳統文化藝術不畏艱險、奮勇開拓的藝術家及站在他們身后的默默無聞的英雄們!

      (注:本文作者曾任《陜西政法天地》渭南市通聯站站長;《西部法制報》記者、《西部法制報社》渭南記者站站長;《中國經濟導報網•陜西頻道總監》;《人民日報海外網•品牌頻道副總監》等職)。

      (來源:視點陜西)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李倩倩
      0
      本網站部分圖文信息轉載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及時刪除。網站法律顧問:陜西圣達律師事務所主任 李剛慶
      主辦單位:陜西網渭南站 技術支持:渭南青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www.fuckyoubabe.com 投稿信箱:wnw0913@163.com 新聞熱線:0913-3362222 網站備案:陜ICP備14011189號-2
        陜公網安備 61059002000006號     
       
      玖玖资源站中文字幕在线_亚洲伊人久久综合影院_日本欧美一区人妻中文字幕_久久精品免费看国产一区